莳萝

人生五十年,如梦亦如幻。一度得生者,岂有不灭者乎?

愿我爱的他们在我的故事中幸福。

目前为药研沼沼民。

突然感到很疲倦。


或许就此搁笔会好一些吧。


静下心来提高自己,等何时我觉得又有力量和心情再开始写想写的文章好了。

雪月花

三日月宗近x女审神者x骨喰藤四郎

all婶本丸背景,车向。

时间设定为骨喰极化归来后。

脑子一抽混乱邪恶了一回,现已惭愧欲绝。

跪求不要举报(>_<)

(其实主要是想写无心又温柔的婶……)

以上皆可接受者,请走链接。

        春宵一刻值千金,花有清香月有阴。

        歌管楼台声细细,秋千院落夜沉沉。

——宋·苏轼《春宵》

绮夜

狐妖同人,月红妄想的婚车暗搓搓补档。

感觉自己的文风变化好大,重新看一遍很是羞耻〃∀〃

婚车https://shimo.im/docs/UhEcDWEA3RwJhjcs/

童车停放处

嘘——悄悄地推出来晾一会儿。


是不怎么样的儿童车(ฅ>ω<*ฅ)大家多担待呀。


三日月宗近x女审神者


《逢濑》https://shimo.im/docs/pAqekuDAgV874UV2/


《空蝉》https://shimo.im/docs/pjvpCBLe7Eorv8A6/


《扶桑情人》https://shimo.im/docs/v591tXuydsgQeJbh/


药研藤四郎x女审神者


《此生此夜》https://shimo.im/docs/tTcvyQm0N9s3vTtE/


《化形》https://shimo.im/docs/uhl8uTR01RkP9vqh

扶桑情人

三日月宗近x女审神者

杜拉斯的《情人》paro

致敬原著之作,不及原著万分之一。

东方富家子弟x西方白人少女

车向。

「将清晨化成钥匙,扔到水井去。

慢慢走,我心爱的月亮,慢慢走。

让朝阳忘记从东方升起。

慢慢走,我心爱的月亮,慢慢走。」

链接走评论(抹泪)

尝试用更加简练克制的笔触写故事。

本篇为开放式结局。

有只叫培根的天使为我送来了新年礼物!

@培根派与鱼干渊源不浅 旋转跳跃加比心!!!遇到培根真好呜呜呜,不但有好吃的粮食还有贴心的礼物~

拍照技术不好,拍不出手账和香膏的精致……

礼物是药研手账以及药研主题的香膏~(炫耀地挥一挥)然而这也提醒我自己还是药婶的事实←_←(看了看最近写的文)我错了!我这就去宠幸药研!!!

手账感觉会不舍得用……其实只看看也很好……药研可以陪我一整年了,真是太美好了( •̀∀•́ )后面还有婶自己的个人信息啥的,感觉这个不能给刀剑看到啊哈哈哈哈(抛来你懂的眼神)

香膏是朝颜的香气呢!也就是牵牛花啦~

香气很郁烈,同时又似有若无,给我一种清凉而虚幻的感觉。嗯,不愧是药研呀。

顺便查了朝颜的花语。

第一种:

易碎易逝的美好。暮光中永不散去的容颜,生命中永不丢失的温暖。

第二种:

冷静虚幻的爱。

感觉都好适合写文……←_←

第一次写repo,充满乱七八糟的个人感想。总之就是开心~我太开心啦!

啾咪一下培根!爱你!

看到一句话说「风雅与好色仅一线之隔。」

感觉自己似乎膝盖一痛……

但我还是想做个色中饿鬼。

2018文手产出总结

一·开头:摘取你今年最喜欢的一个开头


她牵着他的手,一径穿过薰风旋绕的回廊,薄红色的长尾金鱼于玻璃风铃之上摇摇晃晃。


银发的少年垂落一双雪青色的眼,凉凉淡淡凝睇着自己与女孩交握的手。


同娃娃脸的女孩一样,她的手亦是又短又软的,任其如何气急败坏地挥舞也甩不脱稚气二字形容。四指几乎一般长短,张开来是粉白的小小银杏,合拢去是幼鸟未丰的羽翼。此刻这羽翼覆于少年手背之上,却因为娇小无法完全包覆住他修长的手,微凸的滚圆指肚只好趴在他骨感的指节旁,好不委屈。


而女孩就是用这样一只手牵住他向前急急走去,木屐声爽脆踩中日影摇荡。女孩的侧颜分明清透,新沐后垂肩的发凝聚成缕,散...

但是他们仍然愿意去爱。


摘纪录:

他们想要结婚,不被允许。他们被生出来之前,没人说:“这个世界有种种歧视,或许你们的选择被排挤,被视作病态。他们没有选择是否‘愿意’出生的权利,被动来到世上,其实有人并不愿降临。”
“所以他们提前离开。”
——七声号角《尖锐沉默》

本丸有佳人

恰好在圣诞节写完,那么请将它当作圣诞贺文吧w


百合倾向,当然也可算作乙女向。


三日月宗近x女审神者


女体化三日月预警。


不喜勿入。


*


她伏在女人膝上,丰厚漆黑的发盈盈垂散,松敞的后领泄出颈肩细致的肌肤,仿佛悄然张开一把雪色的绢扇。


春日阳光浸润肌肤,似睡非睡之中,一股温和的力道抚摩女孩细幼的面颊,细碎的酥麻感涟漪样圈圈环环晕开。像是轻易就被取悦的天真幼兽,她本能地侧头轻蹭那优雅且富骨感的手指,换来女人的轻笑,动听得仿佛要在人心里击出回声。


“小姑娘啊,像猫一样呢。”


仿佛不意为女人的言语所牵动,她睁开眼,看见眉睫下流泻清澈月色的女人。靛青...

© 莳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