莳萝

人生五十年,如梦亦如幻。一度得生者,岂有不灭者乎?

愿我爱的他们在我的故事中幸福。

目前为药研沼沼民。

新篇《雪之下》预告——

骨喰藤四郎x女审神者

「雪之下是什么呢?」

「是浅眠的春天啊。」

第一次写骨喰好紧张哇……

骨喰的乙女粮好少啊,不够吃,哭着割起腿肉。 ​​​

记梦

为什么突然想把李杜旧文在微博重新发一遍呢,或是因为午睡时做的一个梦吧。

梦中仿佛自己是年纪尚轻的子美,亦步亦趋地随着前方的李太白,心中又开心又为他不平,觉得如此有才志的人物不该被放还啊,但是转念一想那我会不会不能在洛阳遇见他呢。就,很纠结。

但这之后梦就变得很乱了,我忽而是青年,骑着马和李太白谈笑些什么,晚上盯着烛光发呆,后面的李白特欢乐地拍着床冲我喊“子美子美你还不过来吗?”(题外话,李白聚聚梦里的声音有些像杰大,总之就是很好听。)

可是一瞬之间我好像就老了,眼睛干涩得总想流泪,站在一座高楼上和李白一起吹着风,奇怪,他似乎还是很年轻的样子。(不过他的相貌总是模糊的。)他正为我写诗呢,可...

金庸塑造的各位男主中,果然最喜欢的还是令狐冲啦,然后就是萧峰和郭靖两位。

或许因为他是英侠,是浪子,也是隐士罢。

倜傥不羁,磊落光明。

最想和他做一对无关风月的知己,挺起长剑时可以让鲜血淋漓的背心空门毫不犹豫朝对方大开,为了彼此的恩义舍却性命也在所不惜。偶然再逢时不管多少年过去都可以如初识般亲近快活,八匹马五魁首,歪坐在某一酒肆间喝他个人事不知大梦不醒,搂肩搭背讨论月亮好吃还是大饼好吃。

如此这般便是最好了,因我对他确实并无什么旖旎心思,而且我也非常喜欢盈盈啊,可半分没有偏要拆散一对好夫妻的心。

唉,说过来说过去,令狐冲,我还是最喜欢你。

径曲梦过人杳,闺深佩冷魂销。似雾朦花,如云漏月,一点幽情动早。怕待寻芳迷翠蝶,倦起临妆听伯劳。春归红袖招。不经人事意相关,牡丹亭梦残。断肠春色在眉弯,傅谁临远山?排恨叠,怯衣单,花枝红泪弹。蜀妆晴雨画来难,高唐去影间。

(想起好久没看《牡丹亭》了……有时间还是重温一回吧。)

TVアニメ『八犬伝-東方八犬異聞-』オリジナルサウンドトラック 黒石ひとみ

朝云

来如春梦不多时,去似朝云无觅处。

意淫产物、官能妄想。

不同时代不同国度的少年男女做了同一场梦的故事。 ​​​

温柔不过少年人。

链接放评论。

Heart & Symphony 島谷ひとみ

无暇盛开,烂漫的沙罗双树。

未来永劫 IF线 君の匂いが


三日月宗近x女审神者

alpha x alpha

完全可当做独立篇目来看。

我流爷注意。

细雪飘落在女孩乌黑的额发上,不多时便悄然融去了。

正值彤云浓夜,雪融之后微凉的触感覆上女孩光洁的肌肤,她探指轻轻一触。

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,洁净而易逝。

开罢例行会议,她与众多审神者一同步出时之政府分部铁色的大门。已在外等候多时的各位近侍见此唤着自家主上纷纷迎上前来,一时间场面颇有些混乱意味。

而她却并不惶急,一目望去,便见自家的世间月安安然然伫立于对街檐下,绀色的发丝参差流光,如云垂顺的深蓝广袖一边半掩着提灯暖色的光亮,而另一边则有把淡紫色纸伞微微探出。

容思静美色若天人,但这一剪月华...

忽然觉得开个未来永劫的if线也不错呀。

© 莳萝 | Powered by LOFTER